綺麗。

“砰”

提笔信子姐姐就跑出来了(无奈)

想看小姐姐们谈恋爱|ω`)

JAM🎵

画不出来……他那么好看……

给自己杂志的小插图´<_`

期末作业是组队做本杂志,为了照顾打酱油的人抽签组队……结果累死自己……蠢死了……还有两个星期……

存一存【丸雏】

😂之前写的开头,自己实在是没法写出多么伤感……就改了,大概就是丸子近期一直在纠结怎么告白,有些阴沉,某天去天台文艺。被年上两人添油加醋告诉我们雏😂有时间改改,人称一塌糊涂……看看有勇气打标签没。🙊🙈

“不可以死。”他看着站在护栏边上的人。
那人回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蓝到透明的天空在那人身后,风吹起他的衣角,仿佛下一刻那人就会消失。
“想死的话,不可以。”他强硬的说。
“为什么?”那人看着他的眼睛。
他收起他的虎牙,抿着嘴。
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你很有趣!”
“诶?”
“因为你很有趣,很温柔……很……很好看!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我喜欢你……所以,你不可以死!”
“信酱为了让我不死,这样说太犯规了。”
“是真的!”
“……我有什么能让你喜欢我呢?”那个人的表情都藏在头发的阴影里。
头发好长了,要剪头发了呢。他看着那个人蓬蓬的卷发,想起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“就喜欢你还不行啦,你傻透了的一发技,不自信困扰的样子,你的肚子,你的温柔和耐心还有好多。”他眨着那双真诚的大眼睛。“所以我们去剪头发吧,头发好长了呢。”
“?”那个人呆在了那里。
他走上前去,揉着他的头发。果然好软。
“信酱……这算是天然爆发了么?”被揉着头发的那个人,有些无奈,但看着那双眼睛,抱紧了身前的人,笑容埋在了好闻的椰奶香里。
“诶?是真的很长了,挡住眼睛了。”他还在玩弄着头发“还有呢,你的回答呢?”
“我也喜欢信酱,超级超级超级喜欢。”他又抱紧了一点。
“笨蛋,好难受!”顺手拍了一下头。
“好了去剪头发不?走吧走吧!”推开他,拉着他的手。
“我说信酱啊……哎……走吧去剪头发吧。”回握住那只手,十指相扣。
“哇,这样好恶心!”又是一个拍头。
“有什么关系嘛!”

口袋里的手机收到了新的邮件。
“怎么样了?告白成功了么?你的神助攻subaru yoko”
“他带我去剪头发了。谢谢你们。maru”回复完之后他轻声笑了笑。
“谁呀?”
“好心人。”
“什么呀。”

收到回复的人
“什么鬼?!”

这个人36岁啦!